現在坐船安全嗎?我們和剛從歐洲河輪下來的德國朋友聊過

Updated: Aug 11

自七月初英國宣布延長包括內河、運河在内的水路交通停航令,全歐洲可以坐河輪旅遊的就只剩下德國人。


A'Rosa Alva / Franz Neumeier


河輪公司 A'Rosa 來自德國,主要經營多瑙河、美茵河、莫塞爾河、萊茵河、塞納河、羅訥河、索恩河等傳統歐洲內河觀光航線。2019年,A'Rosa Alva 在葡萄牙斗羅河下水,經營區域擴張到了伊比利半島地區。


在疫情嚴重的西方發達國家,德國擁有遠低於平均水平的 Covid-19 致死率,故雖然確診數高居全歐第六,當地人對旅遊業似乎從來沒有失去信心。


馬上要和我們分享旅途見聞的弗朗茨 Franz Neumeier ,剛剛坐 A'Rosa Alva 走完斗羅河7晚航程,是河輪旅遊重啟後的第一批德國旅客。



“Cruising,還會像以前那樣有趣嗎?”


悶在家裏三個多月後,我帶著種種困惑出發去機場,一方面我覺得這只是例行公事(畢竟我是「旅行作家」,旅行是工作的一部分),和疫情發生前沒什麼不同。


另一方面,一想到萬一船上有人拒絕戴口罩,不禁心裏一緊,心想難道這一週都得像躲瘟神一樣嗎?我還能愉快地結識新朋友嗎?還能好吃飯、好好玩耍嗎?


Cruising,還會像以前那樣有趣嗎?


然而坐飛機是無趣的


我先從慕尼黑飛到葡萄牙波多。機場登機時,我發現社交距離根本不存在;機組人員也並沒有強制乘客戴口罩的意思。「慌慌」的我拉了拉「方方」的口罩,恨不得和其他人中間隔出一條河。


但最讓我不滿的,是這班飛機。


滿


A'Rosa Alva 上的迎賓香檳 / Franz Neumeier


“我們簡直成了當地人的掌上明珠”


下了飛機,坐接駁巴士到碼頭,發現同行只有幾個人而且都戴口罩,我舒了口氣,感到前所未有的放鬆。


事實上整個航程我都很放鬆。能暫時從2020年的混亂中抽離,感受葡萄牙人的熱情好客,欣賞斗羅河畔的壯觀景色,這一切都給我帶來極度舒適,甚至覺得奇妙。


更奇妙的是,可載126位客人的 A'Rosa Alva,這次航程只上了33人,數量幾乎和船員一樣,一對一的服務,簡直無懈可擊,個人空間也讓人心滿意足。


與同屬嘉年華遊輪集團的德國愛達遊輪 AIDA Cruises 一脈相承,每一艘 A'Rosa 河輪的船頭,都畫著一個大大的紅唇,咬著一朵鮮豔的紅玫瑰。如此年輕化你怎能不愛?疫情前,他們每個航程都是爆滿的狀態。


不只在船上,船下也是沒什麼遊客,從通常人頭攢動的波多老城,到酒仙最愛的葡萄產區 Alto 港,再到打卡聖地西班牙古鎮薩拉曼卡,我們的出現都足以讓全城轟動。


在葡萄牙,特別是北部,我們簡直成了當地人的掌上明珠,每個人眼神中,都流露著熱情、誠懇,甚至是愛。


A'Rosa Alva 船員送上雞尾酒 / Franz Neumeier


至於口罩……


前面說,一開始我最擔心的,就是那片讓人又愛又恨的口罩,摘下了,怕不安全,戴上了,又怕毀掉整個旅程。多少人坐船旅遊的目的,就是為了在共處的旅途中,認識新朋友。隔著口罩,連樣子都看不見記不住,又談何認識?


然而這一次,現實卻比想像豐滿。


誠然,剛踏出房門一刻突然發現忘記戴口罩,環顧四周又發現並非所有人都戴著,那一刻的矛盾,就像天使與魔鬼在頭頂激烈交戰。但根據 A'Rosa 的規定,客人的確不需要一直戴,而僅在無法保證足夠社交距離的情況下,才需要用到口罩。


例如在服務前台、在通往餐廳和酒吧的過道,等等,河輪上這些地方通常都設計得比較狹窄。而在餐廳,甲板,露天酒吧等廣闊區域,並不強制客人戴口罩。


途經 Casa de Mateus 馬特烏斯宮殿 / Franz Neumeier


岸上活動呢?


和大姐姐愛達遊輪復航後全程只不停在海上走不同,小妹妹 A'Rosa 繼續提供岸上活動,畢竟河輪人少,可以靈活安排,萬一有突發情況也幾乎隨時可以停靠岸邊找支援。


下船後,大家在大巴上隔行而坐,人人必須戴口罩。車上有冷氣,感覺不太差,但下車就不一樣了,六月的葡萄牙炎熱、潮濕,在一些古蹟或沒有冷氣的博物館,口罩會很快被汗水浸濕,貼在臉上。


不過這個問題不難解決,河輪通常為每位客人提供耳機,A'Rosa 也不例外。在景點時大家都站得很分散——所以不必時時戴口罩——也不會錯過導遊的講解。


當然,如果發現景點人比較多,那還是戴上吧。


A'Rosa Alva 船員準備紅酒 / Franz Neumeier


“我幾乎剛起身,船員就來消毒餐桌”


疫情後,各家遊輪公司幾乎都取消了自助餐,只保留人工服務,同一地點的就餐人數也有限制。A'Rosa Alva 船小人少,於是措施也更容易做到位:我和鄰桌幾乎是隔海相望;船上的巴西大廚現場做菜,食物剛上碟馬上就被送上桌。


菜式以葡國菜為主,魚類海鮮很多。每個菜都做得很精緻,特別是甜點,竟吃出了米其林星級餐廳的感覺。這麼全程走下來,斷然是不會對自助餐有一星半點掛念的。


衛生措施也很讓人放心。我在一天中不同時刻光顧酒吧,每次我幾乎剛起身,船員就來消毒餐桌。其他區域也一樣,我常看到有船員在擦扶手。艙房更是一絕,身經百戰的我是從沒住過這麼乾淨的房間。


A'Rosa Alva 主餐廳 / Franz Neumeier


我發現的其他保洁措施:

  • 全體船員全程戴口罩,餐飲區域船員戴手套

  • 餐廳、酒吧、上下船區域、岸上巴士,都配備消毒洗手液

  • 甲板地面貼上標誌,指示客人往同一方向走,避免打照面

  • 每天至少一次測體溫;岸上活動後,登船馬上「來一槍」

  • 水療 Spa 和健身房開放(需預約),桑拿浴室關閉

也許最重要一點是,人人都恪守規矩。有時不小心忘了,在船員的提醒下也是樂於改正。看來這個來之不易的船上假期,大家都非常珍惜。


A'Rosa Alva 船員測量乘客體溫 / Franz Neumeier


完全和以前一樣happy嗎?


當然不是。比方說,大部分船員全程都沒有露臉,對我來說應該不算好的體驗。船上一位經常為我服務的船員,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到他的樣子,是在 Facebook 上。


和同船其他客人交朋友也有類似的問題,沒錯是看到樣子了,但為了保持社交距離,溝通並不像以前那麼自然。


但做人總要樂觀,我們可以學著用眼神、身體語言交流,包括用微微的鞠躬代替微笑。上船後沒幾天,我就適應了這種新的溝通方式。


A'Rosa Alva / Franz Neumeier


總結一下


總體而言,非常滿意,在一個疫情相對和緩的地方旅行,身邊的人和自己一樣小心翼翼,如果再能夠包容或者忽略一些小缺點,那旅程還是蠻有趣的。


當然,我對坐飛機仍心有餘悸。



本文譯自:Can a River Cruise Still be Fun in the Age of Covid-19?

作者:Franz Neumeier

原文:https://www.cruisecritic.com/news/5468

35 views
ep17 ~ 頂級遊輪-頂級美食(美景日蝕號之二)Evelyn
00:00 / 25:20

* 網路電台節目收听方式 *

 

1. Spotify 收聽https://open.spotify.com/show/3udN4MIbrlvD9OZAw8xD1S

2. Apple Podcast 收聽https://podcasts.apple.com/podcast/id1524265676

3. Google Podcast 收聽https://podcasts.google.com/feed/aHR0cHM6Ly9vcGVuLmZpcnN0b3J5Lm1lL3Jzcy91c2VyL2NrY21oOHd1b2preG0wOTE4Z2tvdHlyY2o=

4. Pocket Casts 收聽

https://pca.st/57131kki

5. 點下方按鈕到本站內收聽:

熱線電話:+64-9-6232425
 

郵件信箱:Sales@funtravel.co.nz
 

公司地址:Level 1, 613A Dominion Road, Mt Eden

Auckland 1041, New Zealand

  • Facebook
  • YouTube
  • Instagram